001购彩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挟皇帝与奉皇帝:论汉末群雄的政事态度

发布日期:2022-03-19 13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79

曹操托名汉相,挟皇帝以征四方,动以朝廷为辞。

“挟皇帝以令诸侯”是三国期间广为流传的名句,不啻曹操,同期代的诸多军阀,均提议过雷同视力。

梳理《三国志》及引注,不错发现对于若何对待汉帝,群雄基本持两种基调。其一是挟皇帝,其二是奉皇帝。

可是在施行操作中,“挟皇帝”与“奉皇帝”却同归殊途;各路军阀都将汉帝视作器具,握于掌中,用之威慑群雄。

本文主要就“奉皇帝”与“挟皇帝”的纪录,谈谈群雄态度以及幕后逻辑。

本文共 4600 字,阅读需 9 分钟

“挟”即用手臂夹住,扩张为行使对方流毒而迫使屈服。所谓“挟皇帝”,顾名思义,即防止汉帝,使之为其所用。

对于“挟皇帝”的纪录,《三国志》中多不堪数。

需要小心的是,这种露骨的说法,频频不是由挟皇帝的人提议,而来自于政敌集团。

(1)袁绍

建安元年(196)曹操迎汉帝迁治许县,之后逼皇帝授我方大将军,而授袁绍太尉。按东汉轨制,大将军班在太尉之上。

袁绍得知曹操如斯卖弄,气得扬声恶骂“曹操挟皇帝以令我乎”?

(袁)绍耻班在太祖下,怒曰:“曹操当死数矣,我辄救存之,今乃背恩,挟皇帝以令我乎!”--《献帝春秋》

(2)张承

张承是袁术集团的谋士。

建安四年(199)袁术听闻曹操将与袁绍开战,嘲笑其不自量力。张承则合计赢输难料。情理即是“曹操挟皇帝以令世界”。

(张)承乃曰:“汉德虽衰,天命未改,今曹公挟皇帝以令世界,虽敌百万之众可也。”--《魏书 张范传》

(3)沮授

沮授是袁绍集团的谋士。

建安五年(200)官渡之战时,他建议袁绍不要获胜蹙迫许县,而是通过历久战,蓦的曹操的物资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彼时沮授提议的情理,即是“曹操挟皇帝以为资”。

(沮)授曰:“以曹兖州之明略,又挟皇帝以为资,我虽克公孙(瓒),众实疲弊。”--《献帝传》

沮授的主义,与张承相似,说的其实是“大义名分”。但二人的措辞却很是露骨,对曹操的狼子无餍,毫无护讳。

(4)孙刘定约

建安十三年(208),曹操发动赤壁之战。彼时刘备集团与孙权集团,自然各怀鬼胎,但容貌曹操的说辞,却非常地相似。

诸葛亮称曹操“挟皇帝以令诸侯”。

今(曹)操已拥百万之众,挟皇帝而令诸侯,此诚不可与争锋。--《蜀书 诸葛亮传》

江东群臣则称曹操“挟皇帝以征四方”。

(孙)权延见群下,问以战略。议者咸曰:“曹公豺虎也,然讬名汉相,挟皇帝以征四方。”--《吴书 周瑜传》

这两种说法,无疑体现了孙刘定约对待曹操的忌妒格调。

曹操托名汉相,实汉贼也

陈寿在《吴书 吕蒙传》的赞语处,有“曹公挟皇帝而扫群桀”的纪录。此处无疑是沿用了韦曜等人的旧文;背后响应的,施行是江东臣僚的政事态度。

曹公乘汉相之资,挟皇帝而扫群桀。--《吴书 吕蒙传》

曹操把持汉帝,自然要浓装艳裹饰非,曹魏集团对外的口径是“奉主上以从民望”。

(荀彧曰)诚因此时,奉主上以从民望。--《魏书 荀彧传》

但在政敌与其余军阀眼中,曹操所谓的“奉皇帝”,施行就是赤裸裸的武力胁迫,齐备无关乎尊崇汉室。

曹操对待汉帝,虽谈不上无情,但抢掠无餍昭然若揭;自建安十八年(213)自领魏公之后,可谓紧追不舍,迫不及待。要是不是因为孙刘在外,防止中州,只怕刘协早被废黜。

从上述案例中,不出丑出,曹魏以外的汉末群雄,对曹操按捺皇帝一事,无一例外地遴选了“挟皇帝”的贬义称谓。

其背后响应的,即是军阀之间的态度打破。

“奉”即尊崇、尊奉,乍看之下是一个褒义词汇。施行在汉末三国(189-220)期间,打着“奉皇帝”旗子的军阀,干的事情频频比“挟皇帝”愈加可恨。

提议“奉皇帝”标语的人物,险些无一例外都是篡汉贼子,或是逆臣的鹰犬走狗。

(1)贾诩

初平三年(192)董卓在长安遇刺,彼时屯驻弘农的西凉大将牛辅(董卓半子),也一并死于兵变。

牛辅麾下的校尉贾诩,如伤弓之鸟,惶遽不可竟日。

恰逢李傕、郭汜等凉州将校从关东的颍川、陈留等地连续奏凯,贾诩见到救星,喜从天降,撺掇关中诸将奇袭长安,标语果真是“奉国度以征世界”。

(贾诩曰)不如率众而西,所在收兵,以攻长安,为董公报仇。亏得事济,奉国度以征世界。--《魏书 贾诩传》

贾诩劝关中诸将“奉国度以征世界”

贾诩口中的“国度”,即帝王的代称。古代时常用“乘舆”、“宫阙”、“朝廷”、“国度”等词汇,算作皇帝的尊称。

比如诸葛亮称刘禅为“朝廷”,丁冲称汉献帝为“乘舆”,岳飞称徽钦二帝为“宫阙”(《满江红》扫尾处的朝天阙)。如斯种种,不一而足。

(诸葛亮曰)朝廷本年始十八,天姿仁敏,爱德下士。--《蜀书 杜微传》

(丁)冲宿与太祖亲善,时随乘舆。--《魏略》

可知贾诩所说的,施行是“奉皇帝以征世界”。但施行彼时(192)的刘协,正处在王允与吕布的保护下,十分安全;反倒是被关中诸将一通大闹,汉廷透顶崩溃。

在贾诩的“奉皇帝”政策下,刘协的日子比之前还要愁肠;在兴平年间(194-195)关中大饥时,一度断粮,险些饿死。

(李傕)使校尉监坞门,表里梗阻。诸侍臣皆有饥色,时热暑热,人尽寒心。--《献帝起居注》

(2)毛玠

毛玠是曹操的故吏,亦然少数莫得参与张邈之乱(194-195)的兖州豪族,为此深得信任。

曹操发迹之后(196),毛玠成了司空幕府的东曹掾(掾即曹之主座)。东曹掌管幕府人事大权,地位显贵。

毛玠是“汉魏嬗代”的鉴定拥护者,多有献纳。致使曹操未死,毛玠便迫不及待地参与二宫夺嫡,替曹丕掩旗息鼓,政事态度昭然若揭。

但就是这个毛玠,给曹操提议了“奉皇帝以令不臣”的战略指标。

夫兵义者胜,守位以财,宜奉皇帝以令不臣。--《魏书 毛玠传》

可是这个政策在践诺时,却是另一幅面容。汉帝被软禁在许县,曹操则居住在邺县,君臣二人路远迢迢。

其实自建安二年(197)以后,曹操便不再朝见皇帝,还把宫廷宿卫都换成曹氏亲贵,将汉帝透顶坐冷板凳。

自(献)帝都许,守位费力。宿卫兵侍,莫非曹氏党旧姻戚。--《后汉书 伏皇后纪》

(曹)公将讨张绣,入觐皇帝,时始复此制。(曹)公自此不复朝见。--《魏晋世语》

可见毛玠提议的“奉皇帝”,在践诺时严重变形;其残酷经过,比“挟皇帝”更甚。

(3)荀彧

在汉末的诸多军阀与士族当中,荀彧算是一股清流。

荀彧奉行的政当事者义,是“奉主上以从民望”。

诚因此时,奉主上以从民望,大顺也。--《魏书 荀彧传》

诚因此时,奉主上以从民望

可是此处波及一个训诂问题,即荀彧口中的“民望”,究竟指的是“苍生”,照旧“士民”。

按荀彧颍川士族的出生来看,他有充分的情理,去复辟东汉的古老政事,借此真贵家眷利益。因为曹操实行的“举贤任能”指标,施行震憾了豪族的蛋糕。

换言之,曹操的用人方略(不问贵贱),与荀彧为代表的的场地门阀,存在自然的利益打破,并非只是是“尊汉”与“篡汉”的问题。

(曹操曰)二三子其佐我明扬侧陋,举贤任能,吾得而用之。--《魏书 武帝纪》

往深一步讲,曹操打击门阀(举贤任能),门阀便荫庇曹操篡汉;曹丕与门阀调和(九品官人法),门阀便因循曹丕篡汉。可见对豪族而言,尊汉与篡汉,不外是桩交易驱散。

荀彧得势时,举荐的人才(荀攸、钟繇、戏志才、郭嘉、杜袭)大多出自颍川,施行依然莫得脱离“乡党政事”的枷锁。

不出丑出,“奉皇帝”只是幌子,“从民望”才是中枢。

以荀彧的出生和活动来考量,他口中的“民”,绝非底层匹夫,而是“士民”与“豪民”。荀令君施行是在为复辟“门阀政事”而掩旗息鼓。

奉皇帝与挟皇帝,在特殊环境下,不错互相回荡。

初平三年(192)并州集团行刺董卓,激勉了关中诸将奇袭长安。可是在长安沦亡确当日,却发生了十分真谛的一幕,即“奉皇帝”与“挟皇帝”的态度变换。

在城破当日,王允“挟皇帝”登城逃难,行使手中的汉帝,威吓长安城下的关中诸将。

(李)傕、(郭)汜入长安城,屯南宫掖门……司徒王允挟皇帝,上宣平城门避兵。--张璠《汉纪》

从“挟皇帝”的辞令来看,彼时的王允,施行照旧毁灭了辅政大臣(录尚书事)的体面,转而沉沦为自守之贼,想行使手中的皇帝,来谋求一线但愿。

可是李傕等人,十分心秘地化解了王允的杀招。他们拜服城下,口称万岁,同期力陈董卓好事,摆出一副“奉皇帝”的贤人时势。

(李)傕等于城门下拜,伏地叩首。--张璠《汉纪》

叛军头子李傕,致使动情地默示,唯有交出王允,我方过后喜悦赴廷尉受刑。

(李)傕等曰:“董卓忠于陛下,而无故为吕布所杀。臣等为(董)卓报雠,弗敢为逆也。请事竟,诣廷尉遭罪。”--张璠《汉纪》

董卓忠于陛下,而无故为吕布所杀

在这番你来我往的政事扮演中,李傕、郭汜成了“奉皇帝”的大汉贤人,王允反倒成了“挟皇帝”的无耻奸臣。

最终王允穷迫无路,不得不下城受缚,赶紧遭到关中诸将的砍杀,立毙马上。

可是故事并莫得完结。生擒汉帝的凉州将校,转脸便从“奉皇帝”变为“挟皇帝”。

关中诸将总揽长安期间(192-195),汉帝过着猪狗不如的生计,不仅毫无尊荣,致使连饱饭也贫穷吃到一顿。

(献)帝求米五斛、牛骨五具以赐左右,(李)傕曰:“朝餔上饭,何用米为?”乃与腐牛骨,皆臭不可食。--《献帝起居注》

李傕每次上朝,腰中都插着三把长刀,震慑群臣;刘协欲哭无泪,还得好言勉励。

(李)傕带三刀,手复与鞭合持一刃。侍中、侍郎见傕带仗,皆惊惧……(李傕)为(献)帝说郭汜无状,帝亦随其意搭理之。(李傕)意遂自信,自谓良得皇帝欢心也。--《献帝起居注》

兴平年间(194-195)关中大饥,诸将自相残杀。白波军帅杨奉、外戚董承等人带汉帝逃归洛阳。但《魏书 张杨传》对此却称作“董承、杨奉挟皇帝”。

建安元年,杨奉、董承、韩暹挟皇帝还旧京。--《魏书 张杨传》

杨奉与董承等人,与李傕并非一起(见《献帝起居注》);比起关中诸将,他们对刘协的格调照旧算好许多了。由此推之,在李、郭手中的刘协,日子只会愈加劳苦。

真谛的是,在关中诸将眼中,我方并非“挟皇帝”的逆贼,而是“奉国度以征世界”的靖难元勋。

至于提议该标语的贾诩,彼时正在长安城中做吏部尚书,施行成了李傕等人的狗腿子。

(李傕)乃更拜(贾)诩尚书,典选举。--《魏书 贾诩传》

从汉末军阀的标语中,不错明晰看到,所谓“挟皇帝”与“奉皇帝”施行是一趟事。

更值得小心的是,这些标语的中枢,其实不在“若何对待皇帝”,而在后半段话——即“征世界”、“征四方”、“讨不臣”、“令诸侯”等等。

此话真确的谓语与宾语,是“长入世界”;至于“奉皇帝”或者“挟皇帝”,不外是修饰谓语所用的状语驱散。

因此,汉帝在丧乱之世(189-220),充任的施行是一个不足为患的脚色。这也能充分诠释,为何不管他身在那边,受到的待遇老是惊人般相似。

因为如实莫得几个军阀真拿汉帝当盘菜儿。比如袁绍与韩馥,便早早在关东“自强皇帝”,拥戴幽州牧刘虞。致使刘虞身后(193),袁绍依然懒得搭理刘协。可见汉廷尊荣之不存。

(李)傕、(郭)汜等以为关东欲自强皇帝,今曹操虽有事业,非其至实。--《魏书 钟繇传》

献帝在长安受辱,困于虎狼之手

在此配景下,不管诸侯的标语是“奉皇帝”照旧“挟皇帝”,刘协大概取得的待遇,都是通常的。

自然,客观评价,在曹操手中的刘协(196-220),吃饱穿暖老是不能问题,物资生计上照旧比之前改善了许多。

清朝学者翁元圻对“奉皇帝”的骨子,曾有过精湛诠释。翁氏曾言:“齐相管仲,名为尊奉周室,实则是挟皇帝以令诸侯。”

管仲有尊周室之功,其实亦挟皇帝以令诸侯,假大义以强齐国。--翁元圻

由此可见,所谓“九合诸侯,一匡世界”的政事听说,也不外是“自作者门”的蝇营狗苟之事。

纵览汗青,二十五朝季世混战,哪曾有过什么尊崇帝室?不外都是“打着皇帝项目”的硬汉争霸驱散。

汉失其鹿,而世界共逐之。皇帝宁有种耶?所向披靡者为之耳!

Thanks for reading.

曹操汉帝李傕皇帝刘协声明:该文视力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
Powered by 001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